又渣又咕

【切光】奇迹鬼切★环游平安京⑤

1.魍魉之匣

       “离开这座桥,不然我就动手了。”鬼切对着桥上的女人威胁道。这个女人在妖怪中也算出名,妖力并不强大,但据说有影响人心智的力量,十分棘手。女人擦干眼泪,哀怨的望着他:“妾身在这里等着我的夫君,这位大人要这座桥干什么呢?”

       鬼切也不想来这里欺负一个女妖,但是从他前几天得到的消息来看,源赖光会在这几日出门去城西除妖,这座桥是他的必经之处。埋伏在这里杀他比杀进层层防护的源氏大宅要更容易得手,所以他提前来到这里,只要赶走女妖,收敛妖气,再趁源赖光不注意的时候杀出,切开他的喉咙,戳破他的胸腔……

       “大人。”幽幽的女声出现在他耳边,鬼切猛然回神,女妖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身侧,他正要拔刀,却发现女妖并没有杀意。她只是叹了一口气:“大人身上的情感十分强烈呢,强烈的想要见到一个人。我等待的人已经不会回来,既然大人也渴望在这里等到自己想见之人,那妾身便把这里让给大人。”说着像他伸出手,手心是一片紫色的晶体,散发着和女妖相同的妖气。

     “这是何物?”鬼切犹豫着接过这片晶体。

     “这是晴明大人赐予妾身的防身之物,名为魍魉之匣,如今妾身已有更适合自己的,这个便赠予大人,祝大人能够心想事成。”女妖说完便离开了。

       鬼切望着手中的魍魉之匣,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那女妖通情达理,他也不能辜负对方的好意,心想事成,只要杀了源赖光,那才叫心想事成。

       不知等了多久,他终于闻到了源赖光的味道,心中的怒气怨恨翻涌,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远远的一行人向这里走来,赶车的车夫,开路的武士,还有坐在牛车里的,他恨不得千刀万剐的人,源赖光!

       牛车终于来到桥上,鬼切现出身形,蓄势已久的一刀砍向牛车,磅礴的妖力震碎了桥身,却在即将触及牛车时被淡紫色的结界阻挡,这个阴险狡猾的男人永远做好了防护。鬼切并不意外,鬼手挥出,结界应声而碎,源赖光劈开牛车,同样挥刀斩来,赤色的眼睛里满是战意:“鬼切,看来你终于学聪明了一点,但是不够,这点小聪明想杀我还远远不够呢!”鬼切并不回话,两人战在一处,暂时分不出胜负。

       这样拖下去,等源赖光的援手到达,自己更杀不了他!这时他忽然觉得妖力上升了一个台阶,之前放在身上的魍魉之匣微微发热。这居然能提升妖力?!鬼切来不及细想,顺势一刀劈出,震的源赖光退后数步,手中太刀在抵挡时猛的断开。好机会!鬼切正要趁机砍下他的头,源赖光一道符咒将他定在原地,然后向他走来。那个人越来越近,和他的记忆重合银色的头发有些凌乱,发间一簇醒目的红色,还有那双赤色的,永远充斥着骄傲和野心的眼睛,鬼切忽然发现不对,那双眼睛并不是他记忆里的样子,反而有点茫然无神,显得有点无辜。

      “你又在玩什么把戏-”鬼切的话戛然而止,白梅的香气萦绕在他身边,面颊上穿来微软微凉的触感,银色的发落在他肩上,轻的像一片落下的雪。

       源赖光吻了他的脸。

2.招财

        源赖光带着鬼切第一次降临阴阳师游戏的时候,他还什么都不懂,在前辈晴明的指引下用最后的家当给鬼切买了一套招财。又能打又能加火,扛起了小寮最初最难熬的日子,十分好用。

       晚上的鬼切也很好用,从不断火,招招开大,回回刺激,就是腰有点受不了。

3.钟灵

       新手阴阳师源赖光终于凑齐了另一套御魂,鬼切打火机的指责也交到了座敷童子的手中。新的御魂并不是最适合他的针女,但是钟灵勉强也能给多段攻击的他使用,而且主人说的一定没有错。鬼切这么想着,穿着钟灵跟着主人踏上了斗技的道路。

       第一局,对面是晴明带鬼切,对面的鬼切穿着白槿皮,上来对着源赖光就是一个wink,眼波似水,眉目含情,然后对着他就一顿对脸输出,他只来得及看见一个拿着镜子的红衣女人一闪而过就失去了意识。

后面的源赖光看着鬼切头顶出现的红黑色小人标志心里一凉,接着就看见他家小饭团嗖的冲了过来,磨刀霍霍向主人,脑中一空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混乱主仆成功带着全家一起升天了呢(兔子座敷桃花:我们不服!)

4.阴摩罗

       为了庆祝鬼王归来,大江山举办了整夜狂欢的庆典,从山脚下到山顶处处都是狂欢的鬼怪,空气中浓郁的酒气闻着就能让人脑袋发晕。鬼切的酒量不算好,几杯下来已经晕晕乎乎,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望着天空发呆。已经是深夜了,之前在源氏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深夜,他守在屋外,源赖光在屋里安详沉睡。那个狡猾的男人被他和茨木夺取童子切时重伤,虽然最后逃了出去,但人类身躯脆弱,才这么短的时间,源赖光说不定还躲在见不得人的地方养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一想到他的惨状,鬼切心里涌现出扭曲的愉悦,他将视线转回庆典,想再为自己找点酒喝。

       不知不觉他的周围都是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醉鬼了,鬼切绕过他们,走到另一群围在一起的小妖怪中间。一个小妖发现了他,青色的脸满是激动:“是鬼切大人!”鬼切向他点了点头,在这群妖怪边上坐下来。

       这群小妖怪居然是围在一起讲它们的奇遇,之前那个青色脸的小妖怪讲的起劲,见鬼切坐了下来,脸激动的更青了:“我见过从唐来的妖怪呢,那妖怪眼镜亮的像灯一样,眼中能射出火来,张嘴就是蓝色的火焰……”鬼切楞了一下,这形容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他还是那个傻乎乎的刀灵的时候,跟着源赖光除过的一个妖怪。小妖们被引出了兴致,纷纷问这到底是什么妖怪,青脸小妖说:“这我哪能知道啊,好厉害一个大妖,远远望着我就很害怕了,哪敢去问他的名字。”小妖们听到这里,都露出失望的表情。

       “阴摩罗,那个是阴摩罗。”鬼切说道。说完这句他便不再说话,面色沉了下去,一杯一杯的给自己灌酒。周围的小妖们不敢缠着他追问,换了个话题继续聊了起来。

        鬼切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醉倒的,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以前做刀灵的时候,他和主人一起斩杀了四处放火的妖怪阴摩罗,但阴摩罗自唐土而来,死前用家乡的秘法对鬼切下了诅咒,即使他的主人精通阴阳术,为他解除了诅咒中对身体有害的那部分,而剩下的影响只能等阴摩罗的妖力彻底消失。比如他发现自己现在和那只阴摩罗一样睁开眼或者张开嘴巴都会喷射出火焰,不得不闭上眼睛。

       有人靠近了他,牵起了他的手:“跟着我来吧。”那是一只修长的,脆弱的人类的手,手掌内侧是长期练习刀术留下的茧子,整个源氏只有一个人会这样靠近他。

        源氏家主源赖光,欺骗他多年的人。

        鬼切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这个时候的事,但源赖光牵起他的手的时候,他险些忍不住捏碎那只手的欲望,以致被握住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没事的,”源赖光像他记忆中那样安慰了他,“这个很快就会消失,你不用太慌张。”

       不知道是不是被梦影响的原因,鬼切真的感到有火在喉咙燃烧的感觉,渴望点燃什么,渴望所有都燃烧起来,直到……微凉的手指抚上他闭着的眼睛,他意识到源赖光正站在他面前,一只手牵着他,一只手抚摸着他的眼睛。梦里这时候一切还没有被揭露,显得温情脉脉。喉咙里燃烧的火熄灭了,他忽然想离这个人更近一点,反正这是梦里不是吗?他抓住源赖光正在抚摸他眼睛的手,把他拉进自己怀里。(后面拉灯)

      “阴摩罗是死去的男人执念无法被满足而化成的妖怪,目露灯之火光,口吐蓝色火焰,执念满足后散去。”

       大概就是切切多年前被阴摩罗影响过,只有执念被满足之后才能完全消散,之前被光总驱散了一些,结果在想起了阴摩罗之后又被影响了,在梦里随心所欲了一把。写的好渣,又渣又咕……本来想开车,但车技就是噩梦,只能拉灯了(。•́︿•̀。)

我就一直搞不懂那些人说着抄袭无所谓,电视剧好看就行,书好看就行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有一天你发现你儿子是隔壁老王的,别人对你说儿子聪明就行,是隔壁老王的又有什么关系,你什么想法?会怎么看待你妻子?

转自大仙席安
总有一些人用她们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叫不要脸
@大仙席安 大大发得好

大仙席安:

今天我就要全部都发出来

又是一部抄袭时

转自风诚大大

风城:

记得几年前刚刚看完三生三世枕上书和十里桃花
(那时候还挺喜欢小四)
还持有着“说抄袭都是嫉妒都是没有赚钱看别人眼红”的论调
相信Papi酱讥讽的“天下文章一大抄,抄得好的不算抄”
实在太年轻了(笑)

前些日子看到评论,十里桃花的白浅上神,枕上书的凤九,性子着实独特
抄的是耽美文,自然是独特得很
然而天朝对耽美一道讳莫如深,才有了传闻中唐七趾高气扬寄了十里桃花的样书给大风说:你的呢?要不要我帮你出版?
可是这么多人还在看这样一部书改编的剧
不论你是为了哪个演员,还是“优秀的剧组”“良心的制作”“有深度的内涵”
你都在蔚然成风的抄袭中添了把火,喝了声彩

我听到很多人说:看电视剧就是消遣,好看就行,抄袭有什么要紧?
无言以对
在天朝大陆上,没有到自己的作品被抄袭的关头,没有人把版权看得多重要
想到几年前,大考前夕,老师把所有优秀作文收集起来,把素材,甚至原句原段分类整理让所有同学背诵,用在自己的作文里
我甚荣幸地入了“被抄榜”
到我毕业的一整年里,我总在每次考试新写一篇文章出来,有时写得得意,又入了榜,有时写得不得欣赏,便默默瞧着自己分数惨淡的试卷,看着别人抄着自己上次入榜的作文得了高分
我想我是难过的,便宽慰自己说,就当是友爱同学了
有什么要紧?
你没有尝过自己一个字一个字熬出来的作品被别人轻飘飘地冠上大名的滋味
你凭什么说没有要紧
这些畅销书的作者就是靠着卖着抄来的版权赚得盆满钵圆,养尊处优地继续抄下一部

我从前还看看贴吧的时候,经常遇着不可理喻的纠纷
不经允许的转载,甚至照抄完说是自己原创,乃至从中谋利
然后被揭露时,有的哭哭啼啼声称自己是学生辛苦的很,也有说自己是因为太喜欢原作了,字里行间里满满是“抄你是看得起你”的意味
更有甚者,呼朋引伴,亲友团粉丝群,委委屈屈,避重就轻,挑动不明就里的人反过来攻击原创者
一场大戏
在三生三世系列,花千骨,庶女有毒(锦绣未央)等等小说大热后,这些行径我都瞧了一遍

天朝的信仰是金钱至上,我瞧着是没什么错的
非利益相关者高高挂起,既得利益者声名斐然
前者言论如下:看着电视剧也不给钱,就当是娱乐何必这么严肃,这么多人也不差我一个,云云
后者言论多如:致敬,借鉴
(笑)
我不晓得要是这些群众们在各自生活中,遇到自己劳心劳力许久的工作被别人平白摘去,而得以名利双收,会是怎样一个情态
大概也不该计较,毕竟他们这么大度

没有人尊重版权
他们又何尝尊重自己

读国际课程我学会的第一条铁的规则是学术诚信,所有论文和展示需有标准正确格式的引用和引文来源注释
上传后全网对比相似度,连“抄袭”自己的旧作都不被允许
有时候我很苦恼这个,甚至不能偷一小点懒,写完一篇长论文还得花大把时间写来源注释
但我尊重它,我敬畏它

这么看来也许是教育出了问题
也许是整个社会趋于病态
我自己也曾经是抄袭的捧场者
但是抄下去,抄下去,总有一日人人不劳而获,结局只能是抄无可抄

所以我还是要说:

抵制抄袭